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曾无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路人,同路人?  

2009-04-14 11:52:38|  分类: 随手写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天傍晚,我在回家的路上,遇到一位流浪汉。他穿一件全身缀满布片的衣服,布片大小均匀,排列规则;脚上是同样材质和风格的,布片做成的靴子,走动的时候,像两把移动的拖把。这身装扮酷极了,换上哪个国际时装周上的男模穿,也不一定能穿出这流浪汉的味道来。流浪汉五十岁左右,头发有点长,有点卷,面部轮廓线条刚毅。他面色凝重,目光坚定,佝偻着背,一步一步地往前走,走得不快,像是负重前行,但是很有节奏。他不是走在人行道上,而是走到行车道的边上,汽车不停地从他的身边快速驶过,但他心无旁骛。

 

我停下来看他,然后跟在他的后面慢慢地走。我的心情很平静,谈不上好奇,也不同情。我放慢一点脚步,试图与他保持步调一致,显然,我是为他所吸引。我们走在路上,喜欢观察别人,他显然不需要。我发现,他是那么地坚定而自得,他不紧不慢地走着,不为路上的任何事物所动,把路走得那么纯粹。他仿佛不属于这个时代,不属于这个国度,像一个隐喻。

 

我人小就害怕流浪汉,在我成年后很长时间,遇到流浪汉,还会快步跑开,不敢接近,也不敢多看。这一状况的改变,是看了摄影师曾忆城的一辑作品,有十多年的时间,他没有停止过拍摄街头流浪汉。曾忆城镜头下的流浪汉并不让我“害怕”,和所有人一样,他们是一个个有特点有个性的个人,他在镜头下所呈现的瞬间生活形态,让人印象深刻,却不会产生更多的感动或震憾。“不过是有这样一些人,他们以这样的方式生活着。”这是我看曾忆城照片的感受。

 

曾忆城和我说他镜头下的流浪汉的故事,有一段时间,他经常和这些流浪汉聊天,听他们说他们的故事。一次,他与一个流浪汉聊天,聊完后,他问流浪汉可否让他拍一张照片?对方同意后,他拍了。拍完,流浪汉从身上摸出两块钱,要给他。他问流浪汉为何给他钱,流浪汉说,你帮我拍照片,我应该给你钱,小时候,我们请人拍照片,都是给钱的。曾忆城说他不收钱,并且谢谢他。但是流浪汉还是不同意,想了一下,对曾忆城说:“那我也给你拍一张照片吧?”曾忆城迟疑了一下,才把相机递给流浪汉,让流浪汉为自己拍了一张照片。让曾忆城有些不好意思的是,他居然会想一下才把相机给流浪汉,相机的“贵重”,当然不比他们之间的信任和尊重。这辑作品叫《共·活》。

 

这之后,我没有那么怕流浪汉了,但并不觉得他们是与自己没有区别的同一类人。我跟着这位非常酷、非常有型的流浪汉后面走。我想起,我们通常喜欢跟自己相近的,自以为是同类的人在一起,视他们为同路人。

 

我跟着流浪汉走了一小段路,我想,至少那一段路,我们是同路人,或者我试图与他是同路人。没多久,我拐入一个岔路口,我与他,似乎又成了路人。

 

一个地球,芸芸丛生。如果不能视每一个人为同路人,那么每一个也只是路人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