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曾无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剪头发  

2009-05-26 02:34:46|  分类: 随手写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剪头发

文 曾无艳

母亲病了快两个月了。带状疱疹,是急性病,伴随着神经性剧痛。但是,这病并没有来得快,去得也快,留下了后遗症。近两个月了,母亲每天都面对随时而至的疼痛,我们想了很多的办法,一些医治一时有效,但是过不了两天,疼痛又卷土重来,受尽折磨。我看着着急了,着急想代替她生这个病,旁观亲人的痛苦也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苦。除了积极地寻医问药,我们兄妹尽可能地让母亲得到好的照顾。我在她身边时,尽可能动手去照顾她。不在她的身边,我早晚都会打电话给她,问问病情,和她聊聊天。但是,我们都太关心这个病了,习惯性拿起电话就问她感受。母亲很坚强,也怕我们担心她,总是说好一些了,好一些了。

 

前些天,我回老家。因为新的医治,母亲的病有了暂时的缓解,大家心里都充满了希望。母亲的话也多起来,跟我说过去几十天的痛和难处,说那些绝望的心情。这些都是她之前没有我和说的,她怕说了,让我们担心,我理解这样一份母爱,她独自忍受着痛苦,坚强地装着若无其事,实为保护我们。然而,缓解只是暂时的,疼痛再一次如期而至。当我们再问母亲感受的时候,她总是笑而不答。我知道,药效并没有那么快,母亲不说,是不想我失去信心。

 

相聚是短暂的,我得如期返回广州。母亲为了让我放心,每天都坚持散步,让我跟在她的后面,让我看她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母亲在我的前面大踏步走着,我走在后面,忧伤且满怀感恩。我们都小心翼翼地不表露出担扰来,保持着充满希望的样子来。但是,我们也知道,那些痛苦仍旧在母亲的身上。

 

傍晚的火车离家,我早早起床。想陪母亲多说说话,但是有好些话说不出口。我们都不太想说一些动情的话,几天相处,也不过是若无其事地聊一些家常话。母亲见我在看书,就说,她出去走走。

 

我其实看不进去书,我被什么都不能做的无奈折磨着。一连下了两天的雨停了,太阳也出来了。我烧了水,把母亲叫回家,帮她洗头洗澡。母亲说,明天赶集,要去把头发剪了,天气热了,头发长了难受。她能走那么远去剪头吗?不如我给你剪吧,我对她说。虽然我不会剪头发,但是,我们决定试一试。

 

母亲的要求是把头发剪得尽可能的短和薄。母亲的头发差不多全白了,因为生病,头发长了,也乱。虽然她的要求简单,可我心里却一直想着要给她剪一个精神而有不难看的发型来。

 

我像接手重要项目一样先是“考察”了一番,然后像绣花一样慢慢地剪。母亲也不着急,温和地配合着。我一刀一刀地剪着,轻声地和母亲开着玩笑,让她拿着镜子照着,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。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银发洒落一地,我像个职业理发师一样全情投入,只为了让母亲享受最尊贵的服务。

 

剪完了,母亲拿着镜子左看右看,满心欢喜。她说,村里都说谁家的女儿赚钱多,谁家的儿子又开着车回来了,我说我家的女儿却会剪头发。这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但是母亲的高兴程度却是出乎我的意外的。我像接了圣旨一样,暗自心想,其实在疾病面前,子女虽不是医生,但可以做的事情真的很多。在这样一个社会,农村留守老人很多,子女们都进城打工去了,虽然过年过节会带着钱和礼物回家,但是我们已经不太懂得近身孝顺父母应该做一些什么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